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多媒体声明
     
  • 退团, 让这个魔兽解体
    声明人:陈雷  人数:1  时间:2005-02-19 02:06  来自:美国  ID:27850
    退团声明 我早已不是“共青团员”,但是还是想声明一下:以前在共产党欺骗教育下所写的“决心书”“申请书”全部作废,坚决退出“共青团”“少先队”“红小兵”等与共产党有关的一切组织。也希望中国同胞分享我们相似的经历,尽快退党退团。 我的出生伴随着文革—一场红色风暴的开始,正是所谓“生在红旗下”。上学学的第一句话是:“毛主席万岁”,可毛主席还是死了;课本上还说:“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可共产党总在“纠正错误”“拨乱反正”。一年级被教育“孔老二是个大坏蛋”,后来知道他叫孔子,是个圣人;二年级“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后来邓成了“总设计师”;三年级批“四人帮”“大快人心”,还要“坚决拥护以敬爱的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可没多久华主席就从党中央消失了。 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好,又特别听话,被政治辅导员在脖子上栓上一块红布成为红小兵,政治辅导员还说这块红布“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后来红小兵升级为少先队,每天都要举着小拳头发誓,要“时刻准备着”接“无产阶级的班”。 班还没接上,无产阶级就不吃香了,要“一切向钱看”。上了初中,终于不用再戴那块红布了,也在不大的心灵中厌恶了政治。但初三的班主任要在班里发展“先进”,一定要我入团,在无数次的谈话中,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没听话,但我的名字还是出现在团员的名册里,我没有写过“申请书”,也没有参加所谓的入团宣誓。但这时我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自己决定的决心:“永远不入党!” 远离政治,我选择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挤过“羊肠小道”,成为同龄人羡慕的一员――大学生,但我并没有“走遍天下都不怕”。1989年我们切身领教了血腥和恐怖,学校的特殊地理位置使我们看到了境外电视台播放的“人民子弟兵”开枪射击请愿学生的镜头。当那位总理恶狠狠的宣布“戒严”时,长时间在电视机前等待消息的同学们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出国!出国!我爱祖国,祖国不要我。”这是我下的又一个决心。 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党,党的毒素已经成功的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爱国=爱党=爱领袖”的教育在你最痛恨这个党的时候还在主宰着你对它的认同,由此演绎出的公式――“反领袖=反党=不爱国”禁锢了多少人揭露邪恶摆脱迫害的勇气。 我们终于明白了,不是“祖国不要我”,而是党不容我。这个党是霸占祖国的强盗,一个在宇宙中本不应存在的邪灵却统治了地球上文化最璀璨人口最众多历史最悠久的民族。它不但张牙舞爪的控制着我们衣食住行的一切一切,而且还将思想的毒素融入我们的血液和骨髓,在你不知不觉中主宰着你的所思所言所行。浩瀚的历史被编成了“农民起义”“儒法斗争”“宫廷戏说”,博大深邃的文化被曲解成出土文物和“文艺晚会”上的庸俗逗乐。儒释道的精髓被抽走了,中医成了西医的附庸,出尘清修的寺庙道观变成了喧嚣嘈杂的旅游胜地。当今的中国,一脉相传的文化没有了,真诚善良容忍谦让的道德良知没有了,法律的正义和尊严没有了;有的是贪污腐败,男娼女盗,弄虚作假,尔虞我诈,弱肉强食。 难道你不承认这是共产党的“丰功伟绩”吗?难道你还在默许共产党的胡作非为吗?难道你不想将祖国从蹂躏她摧残她出卖她的共产党的魔爪下解救出来吗?难道你不希望中国有一个人民安居乐业,法律公正严明,国家繁荣昌盛的光明未来吗? 如果你还有一颗没有泯灭的良心的话?你可以跨出的第一步就是:退党!退党!!退党!!! 退出与这个邪魔有关的一切组织,让这个魔兽解体!  美国 陈 雷 2005年2月18日

  •  
  • 退团
    声明人:文中  人数:1  时间:2005-02-19 01:51  来自:USA  ID:27842
    80年代被一个一流大学录取后,我所毕业的高中自动的为我开了一个团员证书以便使那个一流大学认为我在高中就入团了。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申请过,因此也没有宣誓过自己是团员。 为了抹去邪恶给打上的兽的印记, 虽然已十多年没有与那团组织有任何联系, 我还是要声明:退团。 文中

  •  
  • 退团声明
    声明人:黄越强  人数:1  时间:2005-02-19 01:50  来自:北美  ID:27840
    读中学时曾经加入共青团。上大学时亲历六四镇压(八九年五月从读书的地方到北京请愿,一直呆到五月底,在屠杀之前离开了北京。后来一同班同学右膝盖中弹。)就认识了共产党的一些狰狞面目,镇压之后的宣传让我认识了共产党的一些欺骗本性。后来就没有考虑加入共产党。在海外求学这几年,见到共产党对一群善良百姓的诬蔑打压,才让我真正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多谢大纪元提供这样一个地方让我可以向世界宣称我要与共产党的一切因素脱离关系。

  •  
  • 正式声明永远退出共产党
    声明人:叶青  人数:1  时间:2005-02-18 13:32  来自:北京大学  ID:26360
    借大纪元退党网站宝地,我正式声明永远退出共产党这个邪教恐怖组织,多年没有说出的话今天痛快地说出来。同时也呼吁北大的教工、学生、校友都来退党、退团,齐心协力摆脱共产党。鸡年行大运,退党保平安。 叶青2005年2月18日

  •  
  • 退出邪党附属组织共青团的郑重声明
    声明人:王臻  人数:1  时间:2005-02-18 13:22  来自:上海(现在德国)  ID:26336
    虽然无已超龄,属自动退团。但在此必须声明,以前加入此组织是被共产党所欺骗,所蒙蔽的情况下加入的。我现在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这个邪党的附属组织,与其一刀两断,彻底肃清我身上残余的共产邪灵的流毒,彻底清楚共党邪灵留下的印记。也退出以前加入过的一切邪党组织小先队等,与邪恶彻底决裂。

  •  
  • 郑重声明
    声明人:杨景端  人数:1  时间:2005-02-18 11:31  来自:  ID:26144
    我郑重声明:过去加入中国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时的申请书,誓言一概作废。与中共邪灵彻底绝裂。

  •  
  • 「反革命狗崽子」-医学博士-退团告别共产党
    声明人:王文怡  人数:1  时间:2005-02-18 11:16  来自:纽约  ID:26120
    我生于1958年,是大炼钢铁的「大跃进年代」出生的人,从小在共产党文化教育洗脑下长大。经历过文革,随父母走过「五、七」道路,踢开老师干革命的学工、学农、学军年代,也赶上交白卷上大学的混乱时期,高中毕业后不得已作为知识青年再次上山下乡。高考恢复后,上了医学院。蹉跎岁月中坎坷的经历,我只是被动的在那种高压统治下无奈的改造自己的思想,服从共产党摆布的一切,入少先队,入红小兵,入团。冥冥中知道共产党干的一切不对,可又不知希望在哪里,这可能是二十年前非要出国的初衷之一吧。 八九年六、四的枪声,让我惊醒。在感性上对共产党的邪恶和残酷有了认识。但真正对共产党的邪恶开始有了刻骨铭心的理性认识, 还是在见证了过去五年中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全面系统的残酷迫害之后。读过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反省四十多年走过的路,意识到在自己思想中从未对共产党的罪恶进行彻底的清算。虽然我从1985年起已在形式上实际脱离了共青团,并在2005年1月15日九评共产党的研讨会上宣布过我的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我还是愿借大纪元一角,正式发表书面声明:退出共青团,告别共产党。 王文怡 (入团时用名:王莉) 2005年1月15日初稿 2005年2月17日定稿 「「反革命狗崽子」-医学博士-退团告别共产党 ---蹉跎岁月的苦难方知共产党的邪恶 王文怡 美国纽约西乃山医学院医生 「跃进」饥荒年代的点滴记忆 出生于「大跃进」年代的我,对小时候的事记忆不多,但一件事使我例外的对那个年代有了印象。我三、四岁时正赶上闹大饥荒,当时父母是国家干部,忙着大炼钢铁,没时间照顾我,就送我上了吉林医大全托寄宿幼儿园,这是个闻名全省甚至是全国的先进单位,经常上报纸或广播。为了让人们在报纸宣传上看到,先进幼儿园的孩子们过的是「丰衣足食」的生活,又要解决粮食严重不足的问题。幼儿园为节省粮食,就天天做面条和面汤给孩子们吃。我和很多全托班的孩子吃到后来,就这样吃伤了。一见面条我就开始反胃和大吐,最严重的时候,就是人家一提面条这几个字,我就有呕吐反射,害的自己经常饿肚子,实在没办法,幼儿园只好让我回家。我也就此落下个不敢吃面条的毛病,直到上大学时,这个呕吐机制才减弱消失,逐渐恢复正常。也正因为吃伤了胃,才使我对小时发生的事,对那个年代有了印象。 文革一夜间变成「反革命狗崽子」 文革开始不久,平静的家中,起了巨澜。我们一直敬重的父亲,一夜间成了历史反革命份子,被挂上大牌子,接受隔离批判。只有8,9岁的我,一下子被父亲的遭难弄晕了。 父亲在工作单位和邻里乡亲中一直被大家公认是个大好人,为人认真耿直,工作上奉公守法,从不搞歪门邪道,在财务科工作多年,主管报销。由于他在原则上不退让,按章办事,不讲情面,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朋友同事送给他个绰号「王认真」。 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一下成了反革命份子,我实在想不通。父亲刚被隔离时,大人还瞒着不想告诉我们姐弟二人发生了什么。我就跑到奶奶前问究竟。原来父亲小时候,上了一段时间私塾,可由于爷爷意外死去,家里生意破产,父亲也断了学业。为了实现继续上学的愿望,他只身跑到北京西单打短工赚学费。这中间,国民党宪兵军官学校到北京招生,父亲听说报考军校不用交学费,就二话没说跨进宪兵学校的校门。 按照共产党的逻辑:进过共产党政敌--国民党军队的军校,这就是历史反革命。可怜的父亲一下子成了共产党打压与斗争的对象。 被共产共妻的祖母 年迈的老奶奶,以前从不谈论「国事」,我常常琢磨着问她一些往事,她却缄口不谈。有时会自己呆子般的做在窗前,长时间的流泪。虽然裹着小脚,却识字。整天自己拿本「雷锋的故事」去阅读。文革中,共产党以历史的过去和往事来给父亲定罪,对奶奶震动很大,常常象讲故事式的、自言自语给我们说些过去的事。从侧面,我们也开始对奶奶的经历有些了解。二十七岁开始守寡的老奶奶,在爷爷不幸过世后,洁身自好,誓不再嫁。然而,五十年代初,她的誓约被无情打破。共产党提出的共产共妻被野蛮的用到她的头上,分给一个贫雇农家里做「老伴」。没有人顾及奶奶撕心烈肺的痛苦,过去贞节的誓约,因为党的命令高于一切。高压恐怖中,奶奶被迫「嫁」了出去,过了几年共产共妻的生活。直到1956年,父亲回到北京家乡,将她「赎」了回来。 一字之差造成的笔误被加罪:现行反革命 常言道:祸不单行。被隔离天天做思想检查的父亲,不久被造反派叫去,说是给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让他为造反派双方抄写大字报。小时候上私塾练得一手端正清秀正楷毛笔字的父亲,极为认真的参与了抄写任务。那个年代每张大字报的开头,都必须写上:敬祝伟大导师,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可能因为抄写时间长了人有疲劳反应,也许因为人再认真总有疏忽的时候。一天,父亲在抄写时,写错一个关键的字,将「万寿无疆」写成「无寿无疆」,大字报被贴出14天后才被发现。一时间,亲朋好友们都有种黑云压顶,末日来临的感觉。果不其然,对父亲的迫害陡然升级,动不动就被革命份子们拉去痛打一顿不说,政治上很快就被定性-历史反革命加现行反革命,母亲时常被拉去陪斗。最后判了父亲到农场劳改,每天除做农活外,接受群众公开批判,「在内心上反省自己历史上的污点」和现行反革命的言行。不但身体上承受很大的痛苦,精神上受到的折磨更是苦不堪言。 我和年幼的弟弟在那段时间里,经历了许许多多,这段生活上磨难,使得无忧无虑年少的姐弟二人变化很多, 记得父亲刚被隔离的一段时间,我天天到群众专政委员会(简称群专)给父亲送报纸,路上或其它公共场合,经常被一些半大的孩子围追著喊「反革命狗崽子」。开始我常常不知如何应对,背地里去抹眼泪。过去常在一起玩耍的小朋友,都明显冷淡了。一次,不到六岁的弟弟被一群十几岁的男孩子们围殴,谩骂,为躲避挨打,吓的竟爬到树上躲避。我闻讯赶到想去解围,换来的只是讥笑,辱骂。情急中,我捡起半块砖头,向领头的砸去。混乱之下,人们看到我真要拼命的架式,方一轰而散。惊恐万分的小弟下来后,则是嚎啕大哭。 这个世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无法明白,明明父亲是个好人,为何遭到如此不公待遇。 渐渐地,我在朦朦胧胧中对这个「伟大,光荣的」共产党产生了疑问和不信任感。看到那些打、砸、抢份子,不学无术,被提升当官掌权,好人被打压, 心中很无奈。小时候这一段生活上的磨难,我的个性变化很大, 愤世嫉俗,什么革命,反革命,共产党我都不感兴趣了。生活给我的动力只是被动的「我要做好,不能让人看笑话。 要在学业上和班级里做的比所有人更好,堵住所有人的嘴」,目的是为了让人认同自己。 在入共青团问题上,根本没有兴趣了解它有何纲领和目标,只是把它看成是被社会同学接受的标志。可是一旦达到了目标入了团,一种明显的失落感强烈袭来。觉得这真是没意思的事情,也决不是我的生活目的。岂不知,即使那时是形式上入团, 也都是和共产党、它的思想体系这个邪灵附体有了联系,接受了它。所以现在一定要严肃认真的退出来。 王莉(王文怡) 于纽约 2005年2月17日 乙酉年正月初九日

  •  
  • 声明退出
    声明人:封莉莉  人数:1  时间:2005-02-18 05:19  来自:美国,德州, 休斯顿  ID:25799
    严格地说,我早就不是什么党员了,因为我自出国后就没有交过党费。 但我还是要声明,退出共产党。共产党的恶行必定要被清算,它们对中国人,全人类,和宇宙犯下的罪是永远也还不清的。 我曾被骗, 我也曾被迫骗人。当我有了一个机会选择不再被骗和骗人的时候,我会永远地选择不再这样做,选择让我的生命升华。 所幸的是目前每一个生命现在有了一个选择的机会。人啊人,要自重啊!

  •  
  • 声明
    声明人:黄云  人数:1  时间:2005-02-18 04:03  来自:  ID:25780
    在研究生毕业时曾入党一年,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早就作为自动脱离了。现在声明一下退出邪党。

  •  
  • 退团及其中共相关组织
    声明人:刘国华  人数:1  时间:2005-02-17 16:19  来自:美国  ID:25133
    现正式严正声明:退出早年加入的共青团、少先队、红卫兵等邪恶中共组织,并从思想深处清除邪恶中共的流毒。 刘国华

  •  
  • 严正声明退出中共邪教附属组织
    声明人:刘晶  人数:1  时间:2005-02-17 03:33  来自:美国  ID:24548
    “长在红旗下的”我学到了什么?残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 尔虞我诈的双重性格的处世方式, “大义灭亲”的反传统的家庭观念, “人定胜天”的反自然的无知轻狂…… <<九评共产党>>引起我内心极大的震撼,帮助我从本质上认清了中共邪教的真面目, 特严正声明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共邪教附属组织少先队, 共青团, 彻底排除邪恶幽灵留下的任何毒素.

  •  
  • 退出共产党及其它相关组织
    声明人:叶科  人数:1  时间:2005-02-16 11:41  来自:美国  ID:23609
    当年因为纯真的理想与资讯的缺乏而申请加入共产党。但现在却发现共产党就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祸害。共产党使中国没有法治,没有民权,没有未来。它对中国人只有疯狂的洗脑、控制与迫害。 天理是公正的,历史一定会埋葬这样的恶党邪党。 我只是个预备党员,还没有正式加入。但是,我仍然不愿意看到这种联系的存在。故特此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它相关组织。

  •  
  • 退共青团、退少先队声明
    声明人:王亦群  人数:1  时间:2005-02-16 06:24  来自:美国  ID:23328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比较听话,让父母和老师满意的孩子。由於生在和长在党文化充斥的社会,当年加入少先队和共青团,我真是怀着一种向上的心情,觉得很先进,很光荣。不幸的是,却从此走上了与向上和先进相反的路。做团员,说话要有一定的腔调,做事要有一定的模式,渐渐地会干表面的活了,会违心的表态了,会保护自己了。生活在一个变态的社会,离人性越来越远,却反而以为更成熟了,更老练了。这个变坏的过程就象当年大学毕业,在大医院里当小大夫,第一次拿红包时的经历。半夜里尽心尽力地处理完一个急诊病人,病人临走时千恩万谢地递上了一张“大团结” ,推辞几次竟也收下了。有点紧张,有点不自在,转念一想,世风日下,我又能奈何?何况身边的老大夫,老教授有多少不如此?於是有点心安理得了。要不是很快出国,脱离了党文化的笼罩与继续毒害,真的不知道会滑下去多远。刚来美国时,不知为什么从心眼儿里感到喜悦,象跳出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就是想笑。现在想来,那是跳出党文化禁锢后的喜悦,其实人的生命中一直有向往美好的愿望,那是生命中最宝贵的长明灯,可是在党文化肆虐的社会,他被践踏和遗忘了。 读了《九评共产党》,我有种想大哭一场的感觉,生命中先天地被割除了祖先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的营养,我被强迫不停地吞下蛮夷毒药,却以为这就是应有的生活方式,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然而,更令人悲哀的是,还有多少同胞依然在被迫地,在无明中替邪党辩护,甚至心甘情愿地高唱赞歌,为毒药合法害人“添砖加瓦”。古人云:知耻而后勇。既然噩梦已醒,那就多为身心还窒息在党文化中的同胞做点什么吧。 我,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青团和少年先锋队。 王亦群 乙酉年正月初七

  •  
  • 退少先队、共青团声明
    声明人:鄢红  人数:1  时间:2005-02-16 06:22  来自:美国  ID:23327
    从小受共产党邪灵洗脑,怀着神圣感入了少先队,长大了因为虚荣入了共青团。现在虽然早已不是少先队员,也不是共青团员,但是还是郑重声明退出这个少先队, 共青团组织,彻底清除共产党邪灵的因素。

  •  
  • 声明退出与共产邪灵有关的一切组织
    声明人:焦红梅  人数:1  时间:2005-02-16 02:49  来自:USA  ID:23251
    记得小学一年级第二学期刚刚开学,一天放学后,同学们陆陆续续都走了(我是班长负责锁教室的门,每天都是最后离开,我之所以被任命班长是学习成績好)班主任老师留到最后陪我锁上门,然后说:“你怎麽还不写申请书加入红小兵?人家某某某都写了,你回去也写一份交给我。天真的我以为好孩子就该如此。因父母不善此道,我又不知如何写,只好去请教邻居大姐姐,大姐姐帮我写了一份,交给了班主任老师,就这样我成了一名红小兵。可它是什麽我全然不知。进了中学,因我学习成績好,成了学生干部,与其他学生干部一样被鼓动申请加入红卫兵,因为在我的思想中,它已经成为好学生的标志了。在那位邻居大姐姐再一次帮助下,交了份申请书,我又成了一名红卫兵。初二时红卫兵被取销,我继而又加入了共青团。读了《九评》后,认清了这个共产邪灵,不愿与之有任何瓜葛,尽管早已不是什麽红小兵,红卫兵,共青团了。还是想声明退出与共产邪灵有关的一切组织。


  退党网站首页   |   查询处理结果   |   联系我们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大纪元网站友情支持  
Copyright© 2000 - 2021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 服务条款 | 隐私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