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声明


大纪元编辑先生:您好。

前些日子我已声明退团,我现在补上声明退党,因为我曾是中共预备党员,后来取消了预备期。但当我看了九评之后,想到作为预备党员也经过举手宣誓的仪式。为了坚决割断与这邪党的丝毫关连。我再次郑重声明退党。从我的取消预备期也可以见证这各邪党的邪了。事情是这样的。1956年当我在大学读书会的时候,当时邪党委要在知识分子中发展一批党员(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为反右预备骨干)。于是班上的党员动员我加入。当时自认离一个像刘胡兰那样的党员条件还很远,就说自己条件不够。但他说可以到党内慢慢提高锻炼。一年后到了转正期,要写自传,在谈到家庭问题时,主要是对父亲的认识。我父亲是早期留学日本的学生,回国后,曾在江西省任南昌师范校长,教育厅科长,国立中正大学教授等职务。由于父亲曾参加过复兴社、国民党。我在自传中对父亲为所谓的“反动国民党”所做所为做了当时自己认为的深刻批判。但在小时我也听父亲的学生讲过一件在当时的南昌轰动一时的事。在抗战期间我父亲任南昌师苑校张时,因避日抗轰炸,学校迁往武宁。当地势力企图把南昌师苑吞并于武宁师苑,遭到了学生强烈反对,采取了一些过激行动,受到当局严厉制裁,扬言要枪毙学生。这时我父亲因母病故不在学校,闻讯后立即赶回,以自己不当校长为条件,解救了四位被捕学生。当他临别前与学生讲话时,全场嚎啕痛哭,依依不舍。在南昌师苑当校长期间,父亲与学生同甘共苦,吃同样伙食,早晨领头跑步,深夜为学生盖被。而且我少年时代与父母一起生活时,父亲除了去大学上课,平时多坐在书桌边,埋头备课,平时也不抽烟,不喝酒,在我心中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学者。就因为我根据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写了这些。党支部认为我对父亲认识不深刻。是美化父亲,不给转正。如果我根据当时邪党的所谓要求,把一个真真实实的父亲写成是丑恶无人性的坏蛋,乎合了够邪的标准也许就能转正了。我很庆幸没有进到这个邪恶的党内。

声明退党人 悉尼
彭济浓 2005年2月5日


声明人: 彭济浓
2006-09-22 17:43
悉尼



返回首页

  退党网站首页   |   查询处理结果   |   联系我们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大纪元网站友情支持  
Copyright© 2000 - 2021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 服务条款 | 隐私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