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退团、退队


在大陆的教育体制下,加入党、团、队是一个充满被动、欺骗和自我洗脑的过程。

小学时加入少先队是强制的,孩子们无法选择。稍大一点加入团员,很多孩子是因为学习或表现比较好得到了这个名额,此时在孩子的认知里,这件事情是积极进步的表现,甚至以后还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而到了初中毕业时,所有的学生都会被学校加入团员,填张表就行,基本上没有落的,“团”是什么对于学生们来讲是稀里糊涂的,只是一个毕业的流程。而对于高中和大学入党,人们很大程度出于功利性。很多人把“入党”作为进体制内和工作晋升的通行证;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成绩很好,就被辅导员拉去“入党”。而为什么“入党”,加入“党”想做什么,这个“党”应不应该入,他们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这个思考的环境。至于“入党”有什么潜在的坏处和后果,就更不会被想到了。确实,在这种封闭的氛围里,周围那么多老师、同学,甚至社会上很多有名的人都“入党”,很难意识到会有危险。更何况,即使有危险,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责任,危险应该也不会找到自己。

“入党”需要上党课,而且每次都要写几千字的思想汇报,歌功颂德。这个党课会向人灌输,“二万五千里逃跑”是为了北上抗日;在抗日过程中,没有具体战役,没有将军阵亡,只会在村里开会宣传的邪党是中流砥柱;扶持流氓政权、死伤无数国人的“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家卫国”。在1949年前被新华社大加赞誉的美国,在1949年后却成了最大的敌人……

经过了党课,邪党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为国为民的角色,变成了国家的化身,极大程度地利用了人们的爱国热情,欺骗人们爱“党”。

但是仔细想想,只凭开会和宣传就能打跑日本人吗?美国如果要侵略中国,为什么不趁内战时期,却非要等着大陆统一了才想起来?……这时科学严谨的探究精神已经不管用了。有一部分人是真信。更多的人害怕去想,害怕提出不一样的想法,所以只能自我洗脑地接受。现在回过头想想,邪党能和“救星”挂上钩真的很扭曲,可是在那种能把黑说成白的谎言之下,在真相不透明的条件下,还是发生了。

邪党通过不断地强调其“伟光正”取得了很多人的信任,使他们放弃了自己的思考和判断。即使邪党犯过那么多的罪过,可有些人还是相信,邪党的理论是好的,邪党的高层是好的,上级都是对的,只是下面的人执行的不行,甚至会陷入一种,不为邪党找借口,不维护邪党面子,就是不爱国的奇怪的思维逻辑和感情。

但是,最近发生的很多事都使我们清醒地看到,邪党的宣传和其实际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一回事。它说为人民服务,可人民比谁都惨:集全网之力,不能让李莹和她的亲人在可信的检测机构做DNA对比;在医学发达的今天,大陆防疫充满瞒报、惊慌、混乱,没有应急预案,仿佛回到了蒙昧时代。有人被隔离在大桥上,不能回家。有人因为没有核酸被挡在医院门口,眼睁睁等死;乌克兰军队在枪林弹雨中营救了中国留学生,在大陆没有报道;在大家努力追寻东航坠机原因、避免再次发生时,邪党却极力压制新闻真相,或者回避记者专业的提问,通篇念稿;每当事情发生时,邪党不去解决问题,却总是热衷于寻找事件背后是不是有“境外势力”,用各种借口寻找合理性……

这些事情使我明白,在邪党眼中,普通人的利益不重要,只要能保住邪党的岁月静好,这些人都可以被牺牲,没有拯救,只有毁灭。所谓“清零”不就是这么干的吗?只要把阳性的、密接的通通关起来自生自灭,把人清除,自然就“清零”了,抗疫也就胜利了,又可以借机宣传“伟大胜利”了。至于方舱里和大规模核酸现场是否会交叉感染,对病人有哪些具体的救治方法,封城期间如何保障民生,是否会造成二次伤害,无人问津,也没有答案。

在邪党眼中,它的“面子”最重要。许多人没有倒在病毒上,却倒在了“清零”的政策上。即使这样,邪党仍然坚持大跃进式的“清零”,删帖,维护它所谓的“先进性”,不顾普通人付出的巨大代价。我终于对“共产”有点认识了,共产原来就是可以随意侵害普通人的利益来达到邪党的目的。难怪共产了这么多年,受穷的还是百姓。

这些事情戳破了邪党伪善的面具,“党”和“国”真的不是一回事,邪党代表不了国家的利益,也不会把人的生命安全放第一位,它的恶没有底线。它自己做得不好,却反而钳制人们曝光真相,继续散播谎言,这种行径怎么可能给中国人带来好处呢?我们有理由相信,没有邪党的捣乱和折腾,我们能做得更好。

上梁不正下梁歪,邪党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我退出邪党的组织,不做它的螺丝钉。中国人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这与每个人都相关,否则躲过假奶粉,躲不过毒疫苗;躲了毒疫苗,躲不过假食品;躲过假食品,躲不过乘飞机;明天还要躲什么呢?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山河之固,在德不在险。人心归正,积德行善,才会有福报,远离邪恶,我们国家一定会发展得更好。

以前有好心人帮我退过,但那时我没有对邪党本质和谎言有这样清醒的认识。今天我明白了,所以自己明确地退出其组织,摆脱精神上的自我审查,抹去邪恶印记,迎接光明的到来,光明也一定会到来的。同时希望更多的人也能看到真相,摆脱邪党的思想禁锢,不再沉默,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编注:为三退人数的准确,此声明不计人数。)

声明人: 栾容海
2022-03-26 21:38
中国大陆



返回首页

  退党网站首页   |   查询处理结果   |   联系我们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大纪元网站友情支持  
Copyright© 2000 - 2021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 服务条款 | 隐私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