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一个饱受中共残害家庭的三退声明


今天是2022年3月27日,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足够清醒,在这个国度、这种教育模式下只会成为一个为共产党打工的机器,除少数党员外,大多数在邪党所谓的“受教育"下的人将来都会面临就业的问题,并成为中共社会运转的供料, 我认识到了这一点,可终究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变这一切,那么我只能代表我和我的家人们退出中国共产党。

我,庄靖涵,2005年10月25日上午10时生,在这17年不到的时间里,我从辽宁阜新来到广东云浮,眼睁睁看著家乡从一个二线城市逐渐沦为五线城市,看到了异乡如何从五线慢慢爬上三四线城市;在家乡,家里花了20多万买了个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说好2015年交工,但如今也没有交工,市委换了一波又一波,业主们一次又一次的上访,均未解决问题,在市委市政府的无视下,业主们分别上访了省政府、公安部、锦州中法、四川高法等机关,虽然很多业主都已经是二进宫了,但是成效和希望就快到来了,可正当要见成效的时候,在2017年中共党的十九大之际,业主们准备再次上访北京时,业主们的领导人和部分业以及大多数去北京上访的业主们,被邪党的警察当做扰乱社会治安,在沈阳、锦州、朝阳、葫芦岛、山海关、秦皇岛、唐山、天津等地的高速路口或火车站口被抓获,从此房子遥遥无期,逐渐成为烂尾楼。

在我来到广东时,在家里都是党员的熏陶下,我也在初中时加入了共青团。父亲入了中共的体制,母亲的工作和我的学业也因为人才政策而得到了保障,在这里,我获得了校级、县级、市级奖励等等,并也为报社的同志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报纸上也出现过我的文章,但是两三年过去后,一系列问题显现出来;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我看到了在教育体制下那些对中共权威迷信崇拜的人们,那些崇拜成绩而麻木不仁的人们,那些以荣誉权威成绩为傲的人们。被邪党洗脑的他们是多么想获得这一切, 他们是多么想过上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所谓的“幸福生活", 可是教育现在却成为了像以前科举制般选拔人才的工具,失去了教育的本性,人人都以为也都认为教育是改变命运的道路,可是这条道路很多人是走不通的,因为现在的大学生即使念完大学,考完研,成为资本家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大部分都在疲于奔命,这也是我为什么最终会选择退党明智的道路。

在这十七年不到的时间里,我从一开始以为中共就是救世主逐渐看到被中共党统治下腐朽的社会一点点地被揭开。我从小就被家庭教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此之前我一直深信不疑;但我的父亲在中共党内担任文职工作的时候,还因为不肯收取贿赂而被党内人士设计陷害,加以各种荒唐而莫须有的罪名被扫地出门。到最后我的父亲甚至当着我的面在阳台一跃而下试图轻生。万幸的是父亲大难不死捡回了一条命,但是由于大脑的损伤导致的瘫痪,他下半辈子都只能在病床上受尽折磨。

可想而知在那时我父亲意识到我们三代人为之服务的共产党所塑造的高雅形象瞬间破碎的心情,中共到底是多么邪恶才导致一个背负着家庭的父亲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下?在后来与爷爷的交谈中,我还得知了爷爷也是以前八九民运镇压学生的一份子,讲到这时他已经是后悔莫及,高喊着中共把我们的家庭凌辱得支离破碎……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报应吧。

可是日子还得过,即使家庭被中共邪党所中伤,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继续在校内寻找着能够哪怕改变一丝现状的办法。在三个月前的元旦,我遇到了我命中的贵人--花老师。我和花老师的相遇源自于一次学校的联谊活动;在这次偶然的机会里花老师听取了我家庭所发生的一切,给予了一本改变我一生的书--《九评共产党》。在拜读此书的过程中我对中共党如何残害中华人民有了更全面的认知,我和我的家庭更是中共党统治下的牺牲品之一。那种得知中共恶行再想到自身经历的无力感,写到这我都忍不住潸然泪下。在花老师的引导下,我决定来到三退网站为我和我的家庭填写三退,以尽自己的一分绵薄之力为那些还在受到中共迫害的同胞们带来一丝希望。

在此,我庄靖涵谨代表我的家庭宣布正式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也希望邪恶的中共政权早日消亡,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神州大陆能迎来一丝光明。

声明人:庄靖涵及父亲母亲、祖父祖母、弟弟

声明人: 庄靖涵等 6人
2022-03-27 10:11
广东云浮



返回首页

  退党网站首页   |   查询处理结果   |   联系我们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大纪元网站友情支持  
Copyright© 2000 - 2021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 服务条款 | 隐私策略